读书频道

首页 >> 书评 >> 正文

战争阴霾下的人性之光

发稿时间:2021-04-21 11:33:00 来源: 宁波日报

  作者:郦瑶瑶

  《简短的婚姻故事》由斯里兰卡作家阿努克·阿鲁德普拉加桑创作,讲述了斯里兰卡内战爆发后,大量泰米尔人逃亡到东北部海岸,其中孤身一人的青年男子迪内希在对营地周遭环境渐感茫然之际,经索马桑达拉姆先生说亲,与其女儿甘加结婚。漫天战火与哀号中,两个陌生的年轻人互相接纳,抚慰彼此的痛苦。

  作者以主人公迪内希的视角切入,采用线性叙事模式,运用精准的长句描写战争中民众所蒙受的身体与精神的双重苦难,在近乎冷静与理性的笔触中,勾勒出斯里兰卡内战的悲惨景象,令人震撼。迪内希是一个十分感性、内心充满爱的人物,在最糟糕的处境下仍不断地感知与回忆,架起残酷现实与过往回忆的桥梁,并在此之上尝试寻找生命的启迪与希望。

  小说注重对人物精神世界的探索,将人们对战争的畏惧与无奈,通过描摹他们面对炮击时的状态细致而透彻地表露出来。终日被炮火驱赶着的民众绝望又机械地向东北地区的营地聚集,越来越多的人在面对轰炸时脸上毫无表情甚至露出非人且扭曲变态的微笑,在生与死之间显得悲哀而麻木。但躲藏在掩体内的女人们总会对在轰炸中的伤亡者报以最大的怜悯——炮击结束后,她们会从掩体中跑出来,尖叫着,哭着……想方设法把受伤的人拉到安全地点,即使那个人已经死了也会这样。当所有的生命和意义之源被摧毁,她们依然勇敢地拒绝放弃希望。

  对于事关他人苦难的审美与伦理间的重要关系,小说对一些关键性问题做出了重要的哲思与反观,具有很强的现实观照性。迪内希因新婚初夜性功能衰退而哭泣,经历了战争的残酷和母亲的离世后,这是最后一件使他哭起来的事。他回想起童年时遭受了一次母亲对他的不公正对待后的哭泣,这两种哭泣在某种意义上是相似的。因为哭泣使自己承认受到了某种伤害并使自己从中得到满足。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不再忽视别人所承受的苦痛,不再承认自己所受苦痛的唯一性,也就很少为自己而哭了。当迪内希因响声去不远处的一片丛林中探视一只受伤的乌鸦时,乌鸦不再痛苦地叫唤,迪内希的心境也变得平静。在相互的陪伴中,不幸的二者都获得了苦痛的慰藉。

  小说结尾,迪内希在海岸边静静抱着在炮击中去世的甘加。一场持续不到24小时的短暂婚姻就此完结,但它给予迪内希的影响却远远不局限于此。伴着沉重的天空与无声的海水,一种奇怪的失重的静止感将迪内希笼罩。他的胸膛里仍旧容纳着不多不少的空气并不停地振荡着——生命就此传达着它的本质。小说将男主人公迪内希置于一个近乎绝望的境地——战争,又给予其一段短暂婚姻的刺激,从而最大程度激发了迪内希细腻敏感的特质:他极度珍视人类最普通的日常行为,他在与新婚妻子甘加和受伤的乌鸦的相处中,体悟世间万物的共通性与生命流逝的必然。

  《简短的婚姻故事》以残酷的斯里兰卡内战贯穿全文,通过对战争惨象和人性的深刻描摹,探讨了人生中关于苦难的问题。小说最后写道:“随着空气继续的进入和离开,他的胸膛一直独立于他而继续振荡,起起伏伏,接受和放弃,那里仍能够容纳少量的空气”。在这一句对迪内希呼吸的描写中,似乎所有的故事戛然而止,但读到这里的人们会明白,纵然迪内希之后在营地内的境遇依然充满着不确定性,或许他也会像甘加一样死于炮火,又或者他能继续在这场战争中生存下来,但他在经历了一段不到24小时的婚姻、窥视并理解人性的冰山一角后,将继续选择尽力地生存。不变的是生命消逝与时光流转,属于迪内希和战地人们的生活终将继续。

  或许在被阴暗的战争裹挟时,淹没在炮火中的人们,仍可以绽放一丝人性的光亮!

责任编辑:张诗莹
 
彩11 PT电子游戏中心 62彩票老重庆时时彩 云购彩票极速骰宝 k7娱乐代理网址
摩杰娱乐手机版登录 亲朋棋牌代理捕鱼游戏 万能娱乐返点 澳门美高梅百家乐官网 极速百家乐下载APP
ag真人旗舰厅下载 王者威尼斯人网开户 九五至尊2备用网址 太阳城集团最新平台 ag客户端安卓
皇冠国际靠谱吗 澳门巴黎人网站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游戏安卓系统下载